也很气愤,但是真的是无能为力

999102com英皇 admin 浏览

小编:那个时候我17岁,刚刚从学校里面出来,说实话绝大部分人都带着看你怎么玩的眼光。整个世界,包括当时他们(《对话》)找的人,对我都是很敌对的。既然这样,我也没有必要对他们说

 
     “那个时候我17岁,刚刚从学校里面出来,说实话绝大部分人都带着看你怎么玩的眼光。整个世界,包括当时他们(《对话》)找的人,对我都是很敌对的。既然这样,我也没有必要对他们说什么。”韩寒回忆,“那个时候虽然我已经出版了一本书,但我并没有真正
地去证明自己,而我又不能在那个节目上去证明自己。我当然也着急啊,也想证明自己啊。虽然现在我也没有完全证明自己,但我觉得已经给了不少的证据,所以我可以更坦然地说话。而且至少十年过去了,我还没有让很多等着看笑话的人看到笑话。如果要求定得低一
点,我觉得就已经是一件挺开心的事了。那个时候,真的感觉大家都要欺负你。现在不一样,现在出去,大家都觉得你不要来欺负我。”
     确实,如他所说,“韩寒”这个名字在今天不啻于洪水猛兽。他熟练地敲击着键盘,使博客成为他最大的阵地。
2009-12-9 11:52 回复  
     “不参加研讨会、交流会、笔会,不签售,不讲座,不剪彩,不出席时尚聚会,不参加颁奖典礼,不参加演出,接受少量专访,原则上不接受当面采访,不写约稿,不写剧本,不演电视剧,不给别人写序。” 韩寒在博客挂着的这一条“十二不”的公告,似乎想要
把一切拒之于千里之外。
     在浙江龙游,《新民周刊》对正在参加全国汽车拉力赛的韩寒作了专访。黑框眼镜、黑色V领T恤搭配破洞牛仔裤,还有那双万年不变的黑色球鞋,韩寒以一身典型的“韩式风格”出现在记者面前。唯一感到意外的是,刚刮了胡子的他,少了一些颓废与沧桑,多了几
分帅气,更符合他的实际年龄。
     韩寒住的是酒店的套间,有点小乱但很干净。两个黑色的行李箱盖子微开被搁在了卧室门口,手机和电视遥控器则随手扔在了客厅的沙发上。
     韩寒说,基本上人类都不喜欢评价自己,这是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。自己只是一个正常人,以后可能像他这样的正常人越来越多,社会会变得更好。
     韩寒无疑已一举蹿升为国内为数不多的有影响力的公共话题发言者。于是乎,当社会上出现什么新闻时,总有人习惯性地会去看看韩寒怎么说。
     十年前的韩寒叛逆得很幼稚,却很勇敢;十年后的韩寒叛逆天性依然,且更勇敢。他用他多面手的本事告诉人们,“我不仅玩得转,而且会越玩越大”。
     你可以喜欢韩寒,也可以讨厌韩寒,即便他是在炒作自己,我们也不得不承认,像他一样“有种”的人不多。■
     博主
     我做的都是最正最正的正业,不能因为我写博客,那些看博客人没花钱,就不叫正业。
     在没有比赛,不用赶稿的日子,韩寒喜欢一觉睡到中午十二点。有的时候可能去杂志社看看,也有的时候可能回趟老家。和朋友们打打台球,在村上的小路溜溜车,将他那七八台宝贝摩托车开去店里清洗,或许是他最放松和最享受的生活。
     韩寒向往自由,常常喜欢一个人骑着摩托车上路,他觉得那样才最有范儿,“一群摩托车出去,永远是被我鄙视的。”所以在他众多的摩托车中没有哈雷。事实上,他不太喜欢骑哈雷的那些人,“他们宣称自己个性,但当他们一个团队出来的时候,发现每个人穿的
都是一样的,皮衣,皮裤什么的,那个性个鸟。然后他们宣称自己爱好自由,但永远总是成群结队的。不要跟我说,玩哈雷就是玩文化,这些话忽悠不了我。我就是文化,我玩我自己就在玩文化咯,还玩你们一堆烂铁。”
     除此之外,每天花上三四个小时阅读和上网是他雷打不动的必修课。这是因为他需要大量的资讯来运转全身的机能,然后筛选其中具有新闻价值的东西,将自己的观点评论“PO”上博客。
     如果用网络流行语来形容,韩寒便像是一只生猛的草百泥度马,与其他草百泥度马一起维护公民的权利。
             【韩寒:写博客是“最正的正业”】
《新民周刊》:你每天会花多少时间阅读和上网? 
     韩寒:三四个小时吧。 
     《新民周刊》:读哪些东西呢? 
     韩寒:各种各样的杂志,包括你们的杂志,中国能够看得到的杂志都会看。因为我需要资讯。我不需要看人家是怎么写的,人家怎么写关我什么事。而且看了以后,我不喜欢,我白看。万一我太喜欢,我模仿它,我不就变成郭敬明了吗?有时候,你看到一个东西觉
得写得很好,它跟你引起了共鸣,你会情不自禁地往上面靠一靠。任何的创作都是一样的,都是从模仿开始的。我不希望现在还是在模仿的阶段,所以对我来说,杂志、网络我会去看。 
     《新民周刊》:就是说你把看来的这些资讯,自己感兴趣的,便把想法发表在博客上? 
     韩寒:对,是这样的。说实话,我如果把这些不写出来,放在自己的杂文集里面,全部未发表的,每本书可以多挣100万,但是我憋不住啊!我实在忍不住了,因为有些事情实在太蠢了,当时不写,我都要崩溃掉。我可能属于比较着急的那种,扛不住,绷不住。 
     《新民周刊》:那你觉得自己是愤青吗? 
     韩寒:我不是。我觉得我应该不算,我甚至都很少发火,我是很不容易发火的一个人。 
     《新民周刊》:不容易发火,但很多事情都会憋不住地想要去发表意见。 
     韩寒:对,我也不容易愤怒,很多事情会想得很理性,而不是感性的。 
     《新民周刊》:你有没有想过要去当记者? 
     韩寒:想过啊,小时候就想过。总是想我要是记者的话,我就要帮你去报道这个事情,这个太黑啦。可能跟小时候看什么片子有关,小时候可能看黑猫警长啊,看圣斗士星矢啊,看包青天之类的,就觉得一定要伸张正义。 
     《新民周刊》:那不是应该想当警察才比较对吗? 
     韩寒:关键觉得当时当警察

当前网址:http://www.rongan88.com/a/999102comyinghuang/2018/0515/5.html

 
你可能喜欢的: